跟著左邊看,便是新文章。 歡迎來訪~不定期更新。


by tsangvic
カレンダー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
近一段時間,看了兩部由小田切讓擔綱的影片,才中了他的毒,可我沒有噁心到大喊ラブラブ(愛啊愛啊)的地步。Model出身,演技卻不俗,香港傳媒有稱他“怪雞男”,一般說來,就是“性格男星”,走非主流路綫的說。譬如外國的Johnny Depp也是。奇裝異服的他我不大喜歡,還是短髮中規中矩的才有魅力。所以很欣賞《彩虹老人院》的那身同志氣質十足的穿著和打扮,真是……還是留去影評再説吧~另外,為Life Card拍的廣告展現了百變帥氣的造型,但是每次都是“挫賽”的結局,很搞嘢,很搞笑。

現在的desktop正是小田切~不過我覺得迷戀某件人或物總是相當快解毒的,不過書本不會誒(MS)。
還有就是,《華麗一族》真是看得我燃え燃え(熱血沸騰)!雖然不免有些地方很kitch(刻奇、媚俗),有點和式灑狗血那種感覺,但撇開不談,劇情真是沒話説,誰叫原作是山崎豐子呢(還寫了批判醫學界貪污黑暗的《白色巨塔》、諷刺男尊女卑社會的《女系家族》等等)。而且木拓(木村拓哉之略)轉型是很成功的說。等看完drama之後,就把novel給看了。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26 22:26 | 無病不禁也呻吟

來倆對聯~

嬌生冠養

黑——白
夜——晝
很——好
黃——傻
很——好
暴——天
力——真


新陳代謝

冠——霆
希——鋒
黃——綠
照——帽
辭——迎
舊——新
歲——年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24 01:16 | 人非変態是金剛

何謂良師?不誤人子弟也

高三的語文課上,曾講評一篇談詩的文章名叫《王維的境界》,作者乃是錢穆,然老師竟不知錢氏爲何人也。文史不分家,語文老師水平卻如此低,真讓人驚訝。今憶良師一人,吾有幸從而習之。

記得剛上高二,在第一堂語文課,先生總得自我介紹一番,至今覺得有點抄襲梁任公什麽“啟超沒有什麽學問,可是也有一點嘍”的出場白,帶些謙卑卻又自負,授課從沒有悶場,很大程度上是歸功於不時的意淫。記得講Hamlet一課,先生分析Hamlet佯瘋睡在Ophelia的大腿上時說:“這一流氓,還好把頭趟在人家腿上,如果在兩腿之間就不得了了……”講《史記》,他曾戲言有空大家一起研究研究腐刑,大抵沒有這個機會了。

儘管如此,先生是功底深厚的,他喜歡時評,編輯佳作,年級裏定期下發的時評選或作文選,就只有他有如此閒心去做。

先生不泥古不保守,郭敬明他是不反感的,專門開了個研討班。娛樂八卦照看不誤,上課時來兩三句。

我那時常放雜書砌於桌面,他經過時總拿來看看。見我看《傅雷談翻譯》,便說《傅雷家書》值得一看,寫得很好。見我看《資本主義與二十一世紀》,本沒想說什麽,只是看見作者的名字便說:“黃仁宇,湖南長沙人,最出名的是《萬曆十五年》是吧?”我翻看作者簡介果不其然。其實平日授課,先生總能背下各作者的籍貫,也算是他的特異功能吧。

先生從不向人炫耀他看過多少書,蓋腹有詩書,言語中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。

如果當天錢穆那篇文章由他來教的話,既然認識黃仁宇,恐怕錢穆難不倒他吧?

〉肥姐沈殿霞,一個充滿喜感的人,這次卻怎麽也讓人難以開顔。爽朗笑聲的褪去,亦是一個時代的華麗落幕。可能是從小家庭氛圍影響(電視世家),每每一些電視上一些人離世都深有感慨。讓我不禁想起已故的配音員盧素娟,連同大雄那份親切的聲綫不復存在了。願一路多福。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22 22:35 | 人非変態是金剛

好天真好傻~

d0106345_17144837.jpg

號稱“2008年度首句流行語”,由我們淨化網絡視聽大使張殊凡一舉奪得。
很黃很暴力
真的是一句相當有内涵、有哲思,值得我們好好活躍一下腦細胞的話。無他,能夠自動彈出,還要“很黃很暴力”,這的確是匪夷所思的。

沒想到的是,艷照門事件,鍾欣桐竟然可以一句“好天真好傻”,大裝蘿莉天然呆,請問你貴庚?身為artist她果然有潮流精神,“好天真好傻”與“很黃很暴力”好一對貌合神離的近親。


d0106345_17383250.jpg
圖片來源:惡搞老手Alpha大《向青山出發》

〉用了一個下午終於收拾了書架……好累呼~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17 17:51 | 人非変態是金剛

我沒有小資情調

我桌上堆著一摞雜書,身後的杈先生桌上竟放著一張My Blueberry Nights(《藍莓之夜》)電影原聲CD,而且,最讓我無語的是…是一單耳瓷杯,還帶一茶托兒,他告訴我那是骨瓷……平白無故幹什麽帶骨瓷杯來炫耀啊啊啊!!!真受不了富家哥兒紈絝子弟……不過大家不識貨,我覺得杈先生自身也不大了解骨瓷吧,因爲我刻意亂寫一個“瓷”說,是這個“”吧?結果他沒有回答我。骨瓷啊,很的說。可是最高檔的瓷種(我已經夠激動的了,不想再驚嘆號什麽的)。當我問他:
“誒,你拿這個杯子用來喝什麽的啊?”
“喝空氣~”
……這不是炫耀是什麽?有點欠扁誒。(另,桌子上放著什麽東西,似乎就預示著那個主人的性格……)

真是小資得很,我常安排大量事情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,他倒不知何來這麽多的閒情逸致,還能上上coffee shop,呷口咖啡,我能如此,也只能在當年裏找了。現在一無時間,二無金錢,三無閒心,一去不返矣,空留感嘆。

爲了書,咖啡也要割愛了……

〉〉〉亂扯一下,澳洲總統陸克文(Kevin Rudd)中文真是了不得,我以爲他只能說客套話,什麽“鼠年快樂~”,低估了……人家能流利對答,因爲人家是修漢語和中國歷史的,難怪。
〉〉《彩虹老人院》好像很有趣的樣子,有時間找來看。
〉Phil的電子雜誌略圖我看了,不錯看。加油充實吧~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17 02:45 | 無病不禁也呻吟

本は僕の恋人だか?

爲了書我犧牲了不少興趣……例如模型,因爲很耗金已無力負擔,也自然沒有時間去拼裝與打理;又如搜集汽水罐因爲太浪費空間,曾向家人提出當廢品賣掉,平日他們常冷嘲熱諷道我揀破爛,反倒這次是家人不願意,抱怨我辛辛苦苦搜集了幾年的東西突然又說不要。後經過商量達成共識,決定處置於衣櫃頂上堆放,那是唯一不利用的空間。也因爲書架空間的問題,幾百本雜誌全部從書架上撤下,並要求拿去論斤稱,老母麗娟不肯了……竟一一整理好放在她房間的書架上(倒是很多空間,吊詭的是,她與書的關係有如讐敵)。

買書是件奢侈的事,我從不節衣縮食。爲了書我卻要勒緊褲頭過日子。書買來閱畢便束之高閣,所以很多人會選擇向圖書館借書。但我不方便去,書多數不合胃口,借書看後有時限。故選擇買書。但書又耗時花錢佔地兒。當面對一墻書時理應惱火,實則不然,反有一種虛榮,裝逼裝出來虛榮。素非書香世家,藏書極少(抱歉~),即使後來MS博學,實質書架很長一段時間是空空如也,但是人家肯定會以爲我家裏有很多書的樣子,澄清一下,但是現在倒的確(説明以前是博聞強識,現在記憶力大不如前了,我承認~)。

〉〉〉傷風了,鼻子都快要坏掉……天氣快好吧。
〉〉書桌堆得都是書啊,很想找時間收拾,而且書架在“年廿八,洗邋遢”時被弄亂了……
〉終於買了大部頭三大冊的1938年版,非中共官方翻譯(説白了也就是非中央編譯出版社翻譯的)的《資本論》,也是中國第一本全譯本啊~!!338.5塊(折後)入手,雖然很貴,但是一了夙願,有點激動。老闆笑著說:“啃這東西啊……”他覺得難以置信……是麽……


d0106345_1224740.jpg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14 01:29 | 看書永在戦闘格
無聊跑去ニコニコ動画那裏看腐向け的《おお振り》,有些是淩辱緊縛的……
這部不錯看,歌詞跟畫面很配,歌曲也很振奮人心的說(MS叫<廉愛の法則>)。

d0106345_1343969.jpg
這四幅是最後的鏡頭了~可是最終的ドキドキメキメキラブラブ畫面有流星攻擊(キタ————先跑出來,接著是ハッピ)!只能截成這樣子了……

我真是太勤奮了!(字變大了……上面那些不方便變大)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12 13:51 | 叮?不會做A夢

批註坏習慣

假期也耗得差不多了,很對不起,研究動作一點也沒有進展,相關書籍倒買了好些。反而現在有興趣做些很費勁的校對修改工作。手頭上有本書白字很多,看的時候並沒有一個個圈出來,現在一時間要改正變得很困難。那本很D的《BL新日本史》有很多引用原文沒有翻譯,又有逐字逐句去翻,很麻煩。我以前看書很燃え,會寫上很多眉批旁註之類,越到後來越懶,到了只有劃綫的份兒,當然,錯字會圈,但不改。

有時候想,其實也沒有必要下註,因爲都是自己懂的。可手癢起來,連小説也寫上幾句才是。記得有本《達·芬奇密碼》寫了些註解,結果人家正是因此借去變相成了送給了人家。如果現在再下註,肯定要比以前的要多得多,可惜,《達·芬奇密碼》對我而言並沒多大再買的價值。

手抄的《性欲三論》下了不少註,當中引用了《浮士德》的一句,我考據心起,找了好半天,才發現出處是錯誤。想到《中國古代房内考》的中譯者說過跟著英語原文去找對應的古文,煞是苦差。自己也有些研究,最有趣也最困難的不在于撰寫,而是批註。真是佩服潘光旦在《性心理學》中旁徵博引,註解能敵原文份量的三分一強。

批註是個學問也,首先註者沒有學問不成,不懂文中學問不成,不知讀者一般難明白的學問不成。所以不要養成批註的習慣,真的很坏,你駕馭不來。要麽,就掖著自己批給自己看,不要誤人子弟,也算積德吧。

〉〉〉〉昨天(Feb.11)竟然是YACA開幕!!!我不知道!!!我呆在家裏一整天!!!啊啊啊。其實也沒什麽,不過就是個YACA嘛~去年腐女童MS在那裏買了本市面非賣品送給我。
〉〉〉晚上小徒Mimi和學弟出去看電影,回來勿提多興奮了,戀愛成功啊。過幾天又聖華倫泰了,祝他們快樂。
〉〉再過幾個月就要日本之行了,已經不斷組織和擴大了老中青三股強大力量。可日語仍然相當苦手的說,日文學習更是廢止中……
〉我還有一大堆書等著穿衣服()……(;—_—)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12 04:24 | 看書永在戦闘格

現実中デスノート

d0106345_19252091.jpg

真沒想到Death Note之前在香港紅火了一把,現在還真若有其事出現了!!!

我從開始就已認爲照片是真品不假,不過,為辟謠計,竟用到“移花接木”爲由,這年頭兒,移花接木如此逼真,可謂電腦技術之昌明啊。正如我們親愛的コナンちゃん的名言,真相就只有一個,就是人是淫穢的,才發春拍下來,事後矢口也徒勞。

以爲逮到元兇,真是山重水復疑無路,既然照片繼續外洩,那麽警方抓到的嫌疑犯就不是真正的Kira了!?警方這麽做,豈不是安撫人心之策而已!?

更有甚者,Kira已經用更難反追蹤的技術流出照片。我感興趣的不在照片,而在Killer誰為也。

現在更要和國際刑警協助,真是活生生一個Death Note,甚至比它還精彩。西人有道true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(真相比虛構更離奇),現在就等結局了。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11 20:16 | 人非変態是金剛

抱恙又欠佳~

d0106345_292057.jpg
新年上吐下瀉……真是哀不勝言。

希望大家新春大吉~百毒不侵~龍馬精神~身壯力健~吃嘛嘛香,身子倍棒!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11 02:16 | 無病不禁也呻吟

除夕書話

和腐女童(被監禁,後越獄),和同人冬(這丫最近迷上鼠貓)買了十二本書。其中有一本叫《BL新日本史》的書,印刷和翻譯MS不錯,但是竟沒有列明是誰翻譯的,以課長買書經驗看來,這是本很華麗的D版。原因是根本就沒有版權頁,連譯者都沒有標明,出版社還是D版很愛用的内蒙古人民出版社,最重要的是,上面的ISBN和一本同一個出版社出的漫畫是一樣的,我沒理由不相信這本是D版。

一開始我以爲本書是台灣簡化版,原來不是。實際上,此書是日本幻冬舍出版的,而翻譯應該是個耽美翻譯組。這本書盜的質量太高了,無論是封面、字體,連書腰都仿得一模一樣~只能說中國真是強大。

最近看MV,看見歌手手裏拿著本紅色裝幀的書,很眼熟,怎麽就這麽像《挪威的森林》,果不其然,真的。説到村上春樹,國内有林少華專門翻譯,台灣有賴明珠專門翻譯。兩地都推出二十周年紀念版。内地的沒有多大驚喜,不過是把封面變成了硬皮;台灣的則不同,分別把上下兩冊的封面變成紅和綠。這是很有意義的,因爲日文原版正是紅綠二色對比,這是村上本人親自設計的。不過,有人反倒認爲看了林譯的《挪威的森林》,就沒有必要再看賴的。雖然我偏愛台灣翻譯,總是很優質。但我也認爲林少華所譯的《挪威的森林》確實很好,正是打開我通向閲讀小説大門的一把關鍵,因此,我也沒有再想把台版也弄到手了(雖然我經常這麽做,一本書買繁簡倆版,簡直是重復做功)。

買書看見了三聯出的書影《資本論》,要價398,雖再打八折,還是很貴。但是羊皮封面,全彩内頁讓我真是有抱回家的衝動,我總想,不看淨放著也不浪費,很是氣派嘛。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06 16:22 | 看書永在戦闘格

ただいま!我回來啦~

d0106345_1749171.jpg
去香港的那天,雖然不是晴天,不過還是過得去的。這次花了近千元,有不少驚喜。但是,有幾本想要的書,還是沒得到。譬如說岩井俊二的《情書》。

d0106345_17502188.jpg
七點起床,而前一晚四點才睡,我發現我還真是鐵人啊我!因爲要去把護照續期,到十一點多才到達香港。輾轉多個地方,數旺角那兒收穫最大,233元的超大本《日本漫畫60年》才花了186元。如果在三聯買《華麗一族》全三冊要價300元,而田園書屋打了8折,240元到手。《天工開物》上下冊也只消10元(一開始我把小數點給看漏了,以爲是1000~嚇死),賺翻了~如果不是那本《人間詞話》(5元)封面有點問題,我也肯定買下來。至於《東京鐵塔》我重新買了,因爲簡體版的封面很裏面的翻譯一樣糟,我本想在三聯給買下來,幸虧沒有,田園裏才75元(原價107元)!!!而且還給我發現了本《東京鐵塔》的電影書,是成配套的。去信和中心(人稱香港的「Akiba」)本是爲了漫畫的,結果竟然給我買到《電波男》(不是《電車男》……),我真是萬萬預料不到的。不過在找漫畫的同時,誤闖進了腐女陣地,擡頭看書架才發現……

至於灣仔區走遍了也沒有買到。那天遇到很多書店清貨,什麽六折,什麽五元超低價的書都沒我想要的……真可惜。

不過,還是在一個清貨大減價的倉庫裏發現很多「禁書」,什麽《品花寶鑒》、《肉蒲團》之類的,封面不好,我挑了本《查泰萊夫人的情人》(30元),還算可以。

終於,走了近14個小時,眼紅手痛腳軟肩痠,實在撐不住,去了別人家蹭了頓飯菜。適逢別人家有親戚從澳大利亞回來,給了點手信,我十分有口福地吃上了煙熏鮭魚和澳洲的芒果(果然很大,整個嬰兒頭般)。

接下來,就是買簡體書的時候了(和看書的時候到了)!
我好累啊……

〉爲了新研究的偉大使命,我下了不少BL的H漫。想要的跟我說,可是我不會給你的。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05 17:59 | 看書永在戦闘格

悠長等待才來的假期啊~

本課長暫時外出公幹一天。
回來慢慢說。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2-04 03:17

一月不購書

平日買書太多,沒有來得及看,於是就把一月份作爲不購書月。結果,書是一本沒買,書單倒長了許多……説來真是慚愧,書其實也沒看多少,就迪爾凱姆(舊譯涂爾干)的《自殺論》、卡勒德·胡塞尼的《追風箏的人》和米蘭·昆德拉的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》(舊譯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》)。歌德的《浮士德》看了一半,沒能接下去;李零的《喪家狗:我讀論語》讀了約摸四分一不足;左拉的《萌芽》看了個開頭;而高羅佩的《中國古代房内考》則只看了個序而已;至於塞万提斯的名著《堂吉訶德》仍束之高閣。

説到要買書,真是既興奮之餘,又是憂愁。無他,要買的書太多,而現在紙價又漲了。自從《白色巨塔》,我就想看山崎豐子的小説很久了,最近對她的《華麗一族》挺感興趣,但是書價會很貴,也沒辦法,只有台灣繁體版的。我一直在找本好些的《詩經》看,就是找不着,要不是語文書和歷史書上的書影,才發現還有《詩經原始》這麽一本書。軟性書看多了、厭了,又想看些硬性書,找點哲學看看。

學校每逢寒暑假就會強制要求同學為它的破爛文學社供稿,還佈置每人都要看推薦書目的至少兩本書。當中有些書的確很不錯,但有些書我還真不知道它是怎麽選出來的,譬如有一年正是因爲書目上有韓寒的《光榮日》,於是買了回來,結果真的很黃很暴力(誠如此),而這書目給高中生還說罷了,但也給初中生的,這相對于我們古板的校風而言就未免太前衛先鋒了點。而像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》這樣哲學味的小説、達爾文的《人類的由來》(還是兩大冊的)、斯塔夫里阿諾斯的《全球通史》(考試老引用這本書)等等對初中生來說也太難了點,我懷疑高中生也不一定有這番能力。出書目的人應該是瞎指揮下高指標,自己肯定看都沒看過,隨便找些暢銷書來應付,我以爲全都是經典也比暢銷書強。

研究工作真是十分巨大,涉及新的概念太多,要理清楚根本沒有初初想象的簡單,不但需要資料很多而且手頭上也有巨量的日文資料沒看,看來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。

〉〉〉終於又再復活了。
〉〉一邊上網一邊吃著櫻桃,忽然呼的一聲不小心吞了個核,莫名地產生害怕的感覺。
〉熱切期待下個月的到來,希望天氣好些,暖些。

[PR]
# by tsangvic | 2008-01-25 23:29 | 看書永在戦闘格